百姓生活网【后勤保障部办公厅主管,金盾出版社主办】 人员查询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搜索:
旅游美食

旅途杂记:参加儿子毕业典礼随感

2017/7/3 9:28:00  百姓生活网

这次与太太一起飞到美国,是来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的。


说到毕业典礼,我是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的。


我自己小的时候,生长在农村,从来没有听说过上幼儿园这回事情。等我到了上小学的年纪,邻家的同龄孩子早我一天去学校报名,回来后告诉我说,她已经是一年级的学生了。当时我脑子里闪过这样一个问题:才去一天就一年级了,那些大我们几岁的都上了好几年学校的,怎么才三年级四年级?那时候的小学是5年制。我小学毕业那一年,学校戴帽子,变成7年制了(小学5年,初中2年),这样自然也就没有毕业典礼了。初中毕业时,我与同校的一位同学考进了县高级中学,当时也不知道要有毕业典礼这回事。等到高中毕业,大家只关心高考结果,因为报考时有档案,大学是根据档案录取的。只要能拿到大学入学通知书,有没有毕业典礼,是没有人在意的。不记得我自己大学毕业时有没有毕业典礼,没有穿过学士服是肯定的。


现在的孩子,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哪一个阶段没有毕业典礼?


相约与南希一起吃中饭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曾有过好几次的冲动,想记录一点关于学校与家长之间互动的文字,以便将来可以借助这些文字与图片,减缓自己失智的速度。一直没敢这样做,一是怕太太笑话我,二来我也曾经在大学里专职做过学生工作,自挖短处,还是需要点勇气的。


我是一个非常不称职的家长。这倒并不是我们家领导给我下的定论,但人总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的。我极力调动我的全部脑细胞,除了儿子在幼儿园时曾经拎着他的狮子王故事书要我给他讲过故事,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曾经给他讲过一点点奥数,实在是搜索不到其它我帮助他或教育他的记忆。说来非常的惭愧,我是在参加儿子的初级学院毕业典礼时,才知道他是他们班的班长及校学生会的干部。及至他当完兵之后,无论是在电子产品的网络设置还是在家人出行方面,都是他在给予我帮助与照顾了。


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留校做学生辅导员。当时我是带4个班的新生,共130位学生。我的工作职责,就是要给这130位新入校学生的大学生活以辅导。这有点类似高年级学生与新入校学生结对子的体系,只不过我是毕业了,我的对子是130位新生。与同学间结对子不同的是,因为我的身份是老师了,还肩负代表组织对同学们进行价值观、人生观教育的重任。这对一个刚刚大学毕业、没有任何社会历练与工作经验的毛头小伙来说,无论是在心智方面、还是精力方面,要给130位学生以辅导,确实是免为其难的。工作中的不到位,也就可想而知了。


我记得那时候学校与家长之间,除了极个别的情况以外,基本上是没有互动的。我所记得的,一是有位来自四川的学生因为想家,有了退学的念头,我给他家里写过信,请家里人帮忙劝阻,那时候叫帮忙做他的思想工作。另一位来自天津的同学因为动手术休学,我送他回家,与他家人有些互动。其他的、包括我自己的四年大学生活在内,学校与家长之间基本都没有互动。


 在儿子来美国读书的这几年中,我收到儿子学校的信件与电邮不计其数。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类:一是一般性的情况通报,诸如邀请参加新生家长活动营、学校下大雪后的情况通报、还有一次是学生宿舍火警情况通报、校长准备在一年后退休的通报,等等;这类情况通报大多是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二是学生学习成绩通报,考试成绩在班上前几名的,系主任会写信给家长报喜。第三类也是最多的,各种邀请捐钱的通知,那可是要电邮与信函双管齐下的。这些信件与电邮,拉近了学校与家长之间的距离,时常在提醒你与这所大学的联系。


现在通联手段之方便远非昔日可比,想必国内大学与学生家长之间的互动已有很大的改善。


到达学校所在地的当天晚上安顿下来后,儿子说约了第二天与南希一起吃中饭,邀我们一起参加。我原以为南希是学校的老师,上面的这些文字,是我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基于对南希的感恩,也基于对自己当年工作不到位的惭愧,而记下的。见了面进一步聊开后才知道,南希是学校所在小镇上的居民,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四年前,当儿子刚刚来到小镇时,南希与她的先生作为志愿者,分别驾两辆车帮助接待外国学生。 南希的先生两年前去世了。儿子安排我们一起与她吃顿饭,并且邀请她一起参加毕业典礼的观礼。


愿南希的晚年生活充实、幸福。

参加怀特教授的课程早餐会


儿子说第三天的早餐和他的教授一起吃,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儿子请教授,表达感谢。以前听儿子说过,学校为鼓励学生与任课教授间的互动,每位学生每学期可以请教授吃饭两次,每次可以向学校报销50块钱。到了那里才知道,这次是教经济学的教授邀请所有选课学生及他们来参加毕业典礼的家长的早餐聚会。


聚会的地方是一间咖啡店。我们到了那里,先是各人点自己喜欢的食物。我点了一杯咖啡,一份有当地特色的类似三明治的食物。


有一位穿滑雪衫的老人,站在那里给到场的每一位分发小礼物,一个钮扣式带LED灯的小手电筒。儿子介绍说,这是他的教授怀特。

怀特教授尝试与到场的所有学生家庭的每一位成员交谈。当我得知他八十年代末期曾经在南京大学做过访问学者时,我告诉他,我们一家曾在南京生活过并且我也曾在南京的一所大学里教过十多年的书。这样一来,我们的关系似乎一下子拉近了许多,话题也丰富了起来。

怀特教授说,在他到南京大学做访问学者前,他做了许多功课、收集了许多介绍中国的书籍、影视资料,以期对中国有所了解。在南京期间,他喜欢骑着自行车在大街小巷到处转转,时间允许的话,也会到南京的周边城市走走。他说,他感触最深的,是他自己亲身感受到的中国,与他从书本和影视资料中了解的中国,是完全不一样的。


是啊,一个国家,几十个民族,几千年的文化传承,又岂是几本书、几部影视片所能涵盖的呢?怀特教授上次到访中国是八十年代末,我建议他有机会再到中国走走,去看看近三十年来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陆陆续续,有学生来向教授告别,并都递上一张小纸条。儿子说,那是今天早餐的账单。(作者:传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