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生活网【后勤保障部办公厅主管,金盾出版社主办】 人员查询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搜索:
记者在线

教育部回应高校教师性骚扰学生事件:绝不姑息!

2018/1/16 21:21:00  北京时间综合

>>教育部回应

对高校教师性骚扰学生事件绝不姑息

针对近日发生的高校教师性骚扰学生事件,1月16日举行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续梅表示,教育部的态度始终是非常坚决的,对触犯师德红线、侵害学生的行为坚持零容忍态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我们绝不姑息。

续梅表示,对于近期有举报高校教师性骚扰行为,教育部第一时间要求相关学校进行核查,北航做出了查处,其他相关学校我们也会督促他们尽快核实情况,如果属实严肃处理。

同时,教育部将会同有关部门认真研究建立健全高校预防性搔扰的长效机制,将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从制度层面入手做相关工作,保障、杜绝此类事件发生。(来源:人民日报)

>>此前报道

北航性骚扰教授被撤长江学者身份

针对近日高校教师性骚扰学生事件,教育部高度关注。教育部昨天正式表示,经研究,教育部决定撤销陈小武的“长江学者”称号,停发并追回已发放的奖金,已责成学校解除与陈小武签订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聘任合同。

教育部在回复中表示,已要求有关高校迅速核查,如果属实要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日前北航在调查核实基础上,已经对涉事教师陈小武做出相应处理。根据“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管理有关规定,经研究,教育部决定撤销陈小武的“长江学者”称号,停发并追回已发放的奖金,已责成学校解除与陈小武签订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聘任合同。

教育部表示,利用师生关系对学生实施性骚扰,严重违背教师基本职业道德和操守,违反高校师德禁行行为“红七条”,损害了教师队伍形象和声誉,对学生健康成长造成极大伤害,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教育部重申,对触犯师德红线、侵害学生的行为坚持零容忍态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同时,教育部将会同有关部门认真研究建立健全高校预防性搔扰的长效机制。

>>性骚扰频发

为何“高校性骚扰”频发

人们普遍认为,大学作为象牙塔应该是神圣、纯洁的。但频频曝出的高校性骚扰事件让人们逐渐意识到,发生在高校里的性骚扰其实远比想象的多。

据统计,从2014年至2017年,媒体公开报道过的高校教师性骚扰事件就有13起,其中不乏北京师范大学的S教授被曝对女学生“茶馆下药”事件、厦门大学博士生导师吴春明诱奸女学生事件等公众热议的话题。

就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12月,还有南昌大学毕业生称自己曾被该校国学院副院长周斌性侵,并曾向院长程水金举报。

2017年3月,《中国大学在校生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发布,报告数据呈现:在中国的大学在校生和毕业生中,有接近7成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其中女性遭遇性骚扰的比例为75%,9成的性骚扰的实施者为男性。

另外,早在2014年,全国妇联一项针对15所高校大学生的调查发现,经历过不同形式性骚扰的女性比例达到57%。会上,有学者调查1200名女大学生,其中有44.3%的人表示遭遇过性骚扰,23%的人认为当前性骚扰的“情况很严重”,60.4%的人认为“情况严重”。

是什么让“她们”保持沉默?

“Me too”行动在美国轰轰动动地进行,很多有社会影响力的女性一个接一个地公开披露自己遭遇的性骚扰。这些女性被美国《时代》周刊定义为“打破沉默者”,并获评《时代》周刊2017年度人物。

“高校性骚扰”还有多少沉默需要打破?

据2017年3月发布的《中国大学在校生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显示,每发生100起性骚扰事件,只有不到4起的当事人会报告学校或者警察。

那么为什么中国高校大多数的性骚扰受害者都选择了保持沉默?或者是像北航事件中的举报者一样时隔多年才站出来指控性骚扰者?

“北航教授性骚扰案终于给受害者一个交代,但遗憾是,还有千千万万如羔羊般沉默的受害者不敢说出真相,这不仅仅因为怯懦,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女性性权利的保护机制相当匮乏。”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主任王优银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

《妇女权益保障法》对禁止性骚扰作出了首次规定,《刑法》的第二百三十七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都对遭到性骚扰的女性提供了法律上的保护。

但是,“校园性骚扰在罪名的认定上仍然存在空白。”王优银告诉记者,并且这些规定对性骚扰也缺少进一步的法律解释,是否自愿,无法从被害人有没有激烈反抗来断定;再者,校园性侵案以及其他权力关系性侵案的调查和取证都困难重重,不管取证还是定罪,都有很大难度,仅凭被害人个人陈述很难定罪。

除了保护机制的匮乏,有媒体评论员还表示,高校性骚扰受害者不敢发声也与其当时所处的环境和地位有很大关系。中国教授在学生面前拥有毋庸置疑的权力。另外,中国社会弥漫的性耻感文化和谴责受害者文化,也使得很多女性在遭到骚扰后不愿意说出口。

“性骚扰问题在中国已经是很严峻的问题。”北航事件举报者罗茜茜曾对媒体表示,自己很欣慰自己可以做一个鼓励其他遭遇不平等待遇的中国女性的发声者。

此次北航女博士的勇敢发声,让众多媒体直呼“中国的Me Too要来了吗?”。

当然,北航这一次在处理高校教师性骚扰的问题上是果断、坚决、凌厉的,没有让公众失望,可以说打破了中国“高校性骚扰”的集体沉默。

但是,回顾此前媒体曝出的中国高校性骚扰事件的后续处理,多是不了了之。

据了解,从2014年至2017年,媒体公开报道过的13起高校教师性骚扰事件中,有部分案件学校给出了处理结果,但还有三分之一最终没有被追问。

更有媒体报道称,2014年诱奸女学生的厦大教授吴春明、2016年对女学生“茶馆下药”的北京师范大学S教授在被撤去教职后,仍然在高校内担任图书馆工勤人员一类职位。

“中国对教师的管理,多是道德规范要求,法律介入程度较小。”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高等教育研究所讲师姚荣担心,北航事件中最终只能像此前其他事件一样,只是推动教育部再设置一些教师道德的“红线”。

王优银也认为,防止校园性骚扰的发生,需要进一步完善性骚扰条款的规定,通过法条进一步确定性骚扰定义,明确责任主体。另外,高校方面也应当摒弃公关应对性骚扰事件,应以积极的态度给与受害者回应,在高校内部建立对女性的保护机制。(来源:未来网)

>>媒体评论

严惩性骚扰教师不能止于身败名裂

身体权是每个人的法定权利,妇女的身体自由权和隐私权、名誉权尤受法律保护,而高校教师利用优势地位性骚扰学生,不仅严重侵犯学生人身权利,更严重违背教师的职业道德和行为规范,触及社会伦理底线,玷污教师群体形象,屡屡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然而,由于教师在学生成绩、奖学金、保研、出国机会等方面掌握着重大的话语权乃至决定权,多数受害学生为了不影响学业,面对不端教师的性骚扰,只能敢怒不敢言。不少高校面对学生的举报,也时有出于“维护名声”、“保护学科带头人”等因素,采取暧昧纵容、息事宁人的态度。来自于多方面的姑息让这些施暴者愈发得寸进尺。

教育部早在2014年10月即出台了《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制定了师德禁行“红七条”,其中就包括“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的行为,《意见》明确,有前述恶行的,将被处以警告、记过、降低专业技术职务等级、撤销专业技术职务或者行政职务、解除聘用合同或者开除。

随着《意见》实施,各高校在打击性骚扰学生恶行方面,已经有了不少战果,不少无德教师因自身恶行身败名裂。如已退休的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王小箭受到禁止参加该校任何教学科研和学术活动、降低其退休待遇的处分;厦门大学原博导、教授吴春明被开除党籍、撤销教师资格;成都理工大学刘姓教师被调离教师岗位并通报全校。

而另一方面,我们也很遗憾地看到,至今依然有一些高校面对学生的举报作鸵鸟状,仍然无所作为。更遗憾的则是,这些已被查实的“叫兽”们,仅仅只受到了来自教育系统的处分。实际上,我国刑法规定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以行为、言语等方式的任何一种对女性进行性侵犯的行为,都将触及此罪,即使显著轻微,也将受到治安处罚。如果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行为的还将涉嫌强奸罪。

无良性侵者对于我们每个人或者亲人都是潜在的危险,尤其是对于那些性侵学生的“叫兽”们,谁也不能有看客心态,社会各方力量必须同仇敌忾,而高校显然在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高校往往是举报材料的第一手接受者。当收到学生举报,高校一方面需要对举报学生进行妥善保护,并按照教育部的要求,严查到底、严肃处理;另一方面,也需要向他们祭出法律利剑,及时将业已查实的违法线索转交给公安机关,让他们在身败名裂的同时,得到法律应有的严惩。(来源:北青报)

>>如何预防

如何有效预防和惩治校园性骚扰

针对校园性骚扰,如何建立起一套预防和惩治机制?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也向南都记者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国外尝试通过行业细则进行规范

长期关注校园性骚扰问题的湖南大学法学院的年轻学者曹薇薇告诉南都记者,在国外发达国家,性侵扰的预防和惩治主要通过行业规范来实现。

据介绍,国外的高校,大多在新生入学时就发放防性骚扰的材料,“遇到性骚扰,第一步该怎么做,第二步该怎么做,册子上写得很明了”。此外,大到整个教育行业,小到学校个体,都制定了完整的性骚扰预防和惩治措施。有的学校甚至要求,老师在给学生做单独辅导时,须打开房门。曹薇薇在国外攻读博士时发现,学校老师也严格遵循这一规定,她认为“这是对双方的保护”。

多位有过留学或访学经历的学者亦告诉南都记者,在国外,如果高校教师发生性骚扰丑闻,后果很严重,甚至不能再从事与教育相关职业,“污点”可能伴随一生。

据了解,我国教育行业目前尚未建立类似的体制。教育部颁布《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也仅明确禁止老师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

曹薇薇建议,针对校园性骚扰,法律可以“稍微作出一点改变”。如促进学校和行业出台反性骚扰条例,并给出一些指导。在行业反性骚扰条例的制定上,要足够具体,一旦触犯红线者,就有可能被行业内“拉黑”。

学校应建立独立的举报调查机制

北京师范大学刑科院教授赵军认为,一系列高校性骚扰事件折射出一个问题,即针对性骚扰议题,我们的高校缺少便利规范的投诉调查机制。“就目前来看,近年许多高校性骚扰事件,都是通过网络爆料倒逼学校相关部分介入查处的。这一模式在个案中虽发挥了一定积极作用,但毕竟不是解决此类事件的常规机制,同时也隐含着诸如舆论审判、道德审判、损害加被害双方隐私等一系列负面效应,有必要完善相关机制建设。”

韦婷婷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去年在进行《高校性骚扰报告》时,她向全国113所211高校申请了相关信息公开,仅有13所高校回复开展了防止性骚扰教育,没有一所高校有专门处理性骚扰的部门与流程。

赵军同时认为,通过网络渠道发声维权,其实际效果也会相当的局限性,“刚开始几起会引起大量社会关注,随着爆料的增多,公众关注度必然下降”。在他看来,建立科学合理的应对机制,一方面能方便受害人投诉,并借助机构力量帮助他(她)们搜集证据,纾解压力,处理各种问题。另一方面,这一机制也能为被指控人提供一个自我辩解的机会,防止构陷。“通过网上爆料,吸引关注的解决模式,很容易形成舆论审判、道德审判,从而对被指控人及其家属的合法权利构成重大威胁。似乎只要有指控,就一定存在性侵害或性骚扰的事实,即便没有必要的证据,也要对被指控的一方施加他们所期待的惩罚。”

他认为,如果没有一个能够平衡投诉方和被投诉方权利纠纷解决机制,没有程序正义做保障,实体正义就无从谈起。有这样一种机制,既能保护被害人,也能防止基于各种考量胡乱指控的现象。

建议普及“性别交往教育”

在赵军看来,预防校园性骚扰,还需要关注的一点是普及“性别交往教育”。他向南都记者介绍,性别交往的教育、性权利的教育。不是传统意义的性教育。他表示,现代人要学会在多元化的现代语境下相处,处理好人与人的交往。

“要知道如何互相尊重,你有拒绝的权利,我有请求邀约的权利”,因此如何传达拒绝信号也很重要。赵军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性观点越来越开放。但是每个人的开放程度不一,“即使你是个很开放的人,你也要尊重别人的保守。”

“沉默不代表是弱者”

长期研究性与性别的方刚还谈到,性骚扰现象一直存在,只不过近年来在舆论的推动下,许多受性骚扰者受到激励,敢于站出来发声。他认为,即使受害人不愿意站出来举报,也是很正常的。

“很难说制度或文化到了什么地步,受骚扰者便都有勇气进行面对面的斗争。任何时候,都有人会选择 不斗争 ,因为个人成本和心理压力可能太大。我觉得应该尊重这些人的选择,不能因为 政治正确 便视他们为弱者。”(来源:南方都市报)

>>延伸阅读


罗茜茜反性骚扰事件时间线
2017年10月13日
罗茜茜决定实名举报陈小武,于是开始与多名自称被陈小武性骚扰过的女性联系,建立受害者“Hard Candy”微信群,搜集证据。
2017年10月18日
罗茜茜向北航校方实名举报陈小武。此后,与北航纪委取得联系。
2018年1月1日
罗茜茜在微博上发布实名举报文章《我要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长江学者陈小武性骚扰女学生》并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晚7时许,北航官方微博上发表声明,称已第一时间成立工作组,迅速开展调查核实,并已暂停陈小武的工作。
2018年1月2日
另一位“Hard Candy”微信群中的受害人小D接受红星新闻采访。
2018年1月3日
北航纪委与小D取得联系,希望她进一步提供证据。
2018年1月11日
校方决定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
2018年1月14日
教育部决定撤销陈小武“长江学者”称号,停发并追回已发奖金。同时,教育部将会同有关部门认真研究建立健全高校预防性搔扰的长效机制。 


相关阅读